我希望

July 4, 2013

现实让人无比压抑。如果我还能有个愿望,我希望浪漫主义永远不死。

拽的

April 25, 2013

<新特警判官>太牛了,从头到尾,都没见过Dredd的脸,始终只露下巴,幸好,那几个下巴都还有特色,除了那个叫”陈”的。当然,那女的,不知啥名,上来按照正常逻辑行骗,但运气太衰,对方是读心人,不需废话,一枪把她崩了的那个女特警,我也没看清她的下巴。说实在的这电影召演员的时候怎 么说服这些演员同意的?演这半天,连个脸都没露啊啊啊啊啊啊啊!!!!!!!!

相比之下,女猪好幸运,那唯一一张不戴头盔的脸,那桔汁黄的头发,还有黄头发下面浓黑的两道眉毛,这张脸可算要多醒目有多醒目了吧。可惜,还是不如反角ma-ma的毁容脸醒目。

这电影一点都不需反思,不反思一个身兼警察,陪审团,法官和行刑者全套身份的”特警”代表的可怕意义,所以这电影不象原电影那么暗。事实上,这电影明亮得不行。里面充斥着吸食LSD后的新奇视觉体验,颜色眩到不行。还有高速摄影从容展现的子弹穿透嘴巴,高空坠落的脸在地板上砸个稀巴烂等细节。

我略总结一下,我喜欢的电影都应该有这样的元素:描绘的是一个未知的未来世界,有顶级的视觉效果,当然最好融入情节,不突兀,如果做不到,有它也不错,震憾的音响,和紧凑的情节。越远离现实的烦恼越好。

僵尸

March 31, 2013

有一段时间没有直接用浏览器看剧,今天发现优酷,搜狐都升级了,不看广告的话,就不能看剧。只有奇异,还没变化,仍然一边显示一个提示,一边倒计时。

我的问题是,我早已经忘记当初做了什么设置,使我的浏览器可以屏蔽那些视频网站的广告,我曾经有一次真心地尝试把这些block取消,无奈自己解不了自己布下的迷局。

唔,我也有近一年的时间没有刷过机,半年的时间没有翻过墙。

我大概已经打算索性承认我那终将是一具僵尸的命运,心悦诚服地向它低头了。

问题还是,我是什么时候做了这样的规划,也全想不起来了。

哈。。。哈。。。哈。。。呵。。。brains!

我的中国心

March 24, 2013

有人说总有一首歌让你泪流满面,今天在某瓣电台“老男孩”专辑忽然遭遇一首老歌,《我的中国心》,结果泪奔了。‘

后来想想,觉得其实也不是这首歌有多强,只是这首歌带来的情绪,全都事关青春的回忆,这就让它变得不可阻挡。
特别是目前,当我正不停地,努力地奔上一个又一个台阶,想把去日的背影尽可能长地留在视线里时。

原来跟某人说过,我“从不后悔”。这些年来,光是想想这句话,都会让我后悔得无地自容。某人,如果你有一百万分之一的可能看到这里,请你原谅我,我郑重道歉,为那种盲目到愚蠢的骄傲。

我后悔的事太多了,多到不能一一数来。说正经的,我该向我自己道歉,但这话说来太2B,因为那种自以为是,自我感伤,都是那愚蠢的一部分。

我也不想言语上对自己太苛刻,因为生活能拿出的苛刻态度,真实生活的报复,都真实地落在我自己头上,比我能想象出的苛刻多了。

再见,漫长到不真实的童年,再见,永远的25岁,再见,铁皮鼓。

祝我好运!

一切都会好起来

January 30, 2013

‘行尸走肉’里那个疾病控制中心研究员,他在听到瑞克说心事以后,说,’一切都会好起来的’。天!我现在懂得珍惜这种男人了,他们会知道你需要听什么,什么时候听,他们会怀着深深的怜悯和同情,忍住自己的绝望,对你说,’一切都会好起来的’!

成熟之片断一

January 9, 2013

关于成熟:

记得以前看过的一部电影,里面马跌倒,腿受了伤。一名老牛仔查看过伤势后,拔出枪照马头上开一枪,把它放倒。我无比震惊,无比愤恨,觉得不可容忍,不能饶恕。

今天打开看《行尸走肉》,一眼就爱上男主角,觉得他就是那种无比靠谱的真正男人,就是那种真到关键时刻能作出选择,又毫不犹豫执行的男人。他能承受的苦难,比我能想象的都多,他还不会放弃希望,不会象弱者一样,轻易以自杀收场。比如说,如果我被僵尸咬了,变了,我能指望他给我额头正中来上一枪,使我可以安然逝去。特别是,如果我还是他关心的人。

因为这才是真正的怜悯,是所谓慈悲心肠。

如果现在的我能穿越时间,去跟过去的我说这个,我会被我恨死。夏虫不可语冰。

交流

November 28, 2012

对于社会动物,交流必不可少,即便不那么"社会",交流也一样存在。交流通过各种方式发生,语言,身体语言,表情。有很细致的研究,各种心理学著作,各种实用型手册,讲解普遍的,或者特殊的,跨文化的交流方式,看着挺有趣,即便不见得有机会亲自实践,与某块大陆某个太平洋小岛上的酋长碰鼻子拍脸啐唾沫什么的,好歹也算开阔视野:啊,这地球,真有意思,竟然还有人这样做!

了解交流的守则有现实必要性。万一你以为你在表达善意,对方以为相反,那不是悲催?比如你以为问人家年龄,婚否,孩子几个,挣多少钱是关怀,人家以为你探听隐私,比如你以为对残疾人老年人滥施同情是歧视,人家却以为你是个没教养的粗鲁小孩。你以为需要做绅士为女士开门扶门,她以为你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。比如有的国家以为男人喝醉了到馆子里要个解酒汤很平常,男人常常醉倒是男子气概,女孩子喝醉也很可爱,而有的国家认为酗酒是严重社会问题,既可怕又可耻,酒瓶子要包好了偷偷扔的哦。

这些都可能花时间花心思了解到。最重要是在第一次接触一个陌生人时多加小心,了解一些背景会很有帮助,实在不行,大家都是人,有同样生理结构,瞳孔会放大缩小,脸会红会绿,总还有线索可循。要是万一作为人类的代表,第一次接触了另一个星球的文明,那。。。。。。就自求多福吧。 
现在想来,大学时被两个同学莫名其妙地讨厌上,大概多一半是我不懂规则。不过其中一个我现在了解原因,另一个仍然让我蒙在鼓里,每次想起来都会纳闷半天:为什么呢?为什么呢?我哪里又无意中做错了呢?

有一个可能,就是我们俩中间有一个是alien。

Follow

Get every new post delivered to your Inbox.